<p id="671v1"></p><td id="671v1"><ruby id="671v1"><b id="671v1"></b></ruby></td>
  • <p id="671v1"><strong id="671v1"><xmp id="671v1"></xmp></strong></p>

    <table id="671v1"></table>

  • 新聞中心
    您當前的位置 : 首 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資訊

    5G 亟需厘清技術路徑

    2020-12-25 15:00:36

    5G 亟需厘清技術路徑

           5G 定義了三種應用場景,每一種場景都需要一個技術世代。瑞泰(威海)電子科技有限公司這個技術世代不會低于5年。假設從2019年部署5G,則完成我們想象中5G 網絡的部署少則10年。我們不得不對此加以技術和應用可行性的分析,從而為上層建筑的重新思考提供依據。

           5G三種應用場景

    ●5G常規的應用的EMBB,定義下達的目標是實現虛擬現實技術和超高清晰視頻分享,隨地云存取和高達1G 的上網帶寬。


    ●5G 其次的應用是uRLLC,也就是低時延的自動駕駛和工業互聯網等應用。


    ●5G 的第三個應用mMTC,即機器通信,實現車聯網和智能資產管理,也就是讓萬物自動互聯成為現實。

           縱觀5G 規劃的3種應用,以及涵蓋了目前人類技術剛觸及的每一個技術領域,而每一個技術領域本身的突破都需要漫長的時間。由于 5G 定義的這些應用是重塑社會規則的,因此 它對社會的再定義和社會管理帶來了嚴峻挑戰,單是厘清社會管理和政治層面的問題都需要大量的實踐反復和論證。

           我們暫時拋開三大應用可能的圖景。重點在于必須有一個可實現的光傳送網作為這一切應用的 物理根基。我們已經看到三大運營商的5G 承載網的技術規劃,但現實是,這些規劃必須重新考量成本,技術,以及與某種應用相對應的邏輯關系。否則5G 將遙遙無期。

           我們看到至少2個運營商都在5G 里面埋進了大量可調諧技術。但是這個技術本身存在成熟度和應用悖論。比如中國電信埋進了可調諧25G 光模塊技術和ROADM 技術。   

           25G 可調諧光模塊從實驗室走向工業環境的應用還需要至少2-3年時間,問題只是在于固定波長和固定激光器在應用中更加合理和更加經濟。爭論者說,可調諧的部署靈活簡潔,維護簡單。我們說,所謂靈活部署也就是標簽和標記的問題,所有有的模塊波長都已經寫進EEPROM或MCU ,后臺可以清晰地自動地識別,從后臺并沒有發現靈活的含義。說到前臺,也就是施工現場,插所有相同標簽的光模塊和插所有波長明確標記的光模塊,這個動作本身沒有不同。機器的物理端口可以匹配任何一個波長的光模塊,也就是光模塊本身是可以隨機插進機器的。爭論者說,至少我們把一批相同的光模塊發到施工現場和把不同波長光模塊發到施工現場,后者有搞錯的可能性。這個問題是弱化了光模塊廠商的能力。所有光模塊廠商的經營和物流經過長期訓練奉行的都是零出錯品質信條。至于維護的便捷性也是不存在的。維護本身是針對產品性能和可靠性的。業界幾乎無爭議地承認:固定波長激光器不僅是成本經濟的也是質量維護成本低的。反之,可調諧激光器的批量采用會帶來大量的維護和失效。由于可調諧激光器是溫度相關的,在嚴苛的環境下,模塊本身的溫飄和5G應用環境要求是邏輯背離的,所以這個層次上也存在嚴峻的風險。關于ROADM技術,因為成本、損耗、時延不能被核心網采納幾乎沒有疑義(可參考閱讀本人另外一篇文章《ROADM技術塑造了一代人的技術幻象》可調諧技術本身是用于鏈路備份的。我們根本不需要為這種昂貴的技術無知地買單。動態可調諧的網絡和5G 網絡需要的嚴格穩定性造成了沖突。

           PAM4作為一種調制方式,可以在端口密度不變的情況下成倍地擴大帶寬使用。由于56G NRZ 遭遇的技術瓶頸,PAM4技術開始走上歷史舞臺。這種調制方式已經證明是完全沒有問題的。但是實際應用和實驗室,室內環境和室外還是有很大區別。實際應用中 PAM4 技術應該需要一個理想的傳輸鏈路,而且是低速傳輸。目前由于56G NRZ遇到問題,人們把PAM4調制拿來做高速傳輸,高速傳輸相比低速傳輸帶來了更多非線性效應。相干通信之所以成為一種穩妥的技術,是因為相干技術沒有改變電信號的質量,并且對光信號做了相位處理。而PAM4技術的基礎原理就是采用更密集的電平去傳輸更多的信息,密集電平在模塊內部的信號畸變,以及在光鏈路上的畸變不是PAM4技術能解決的。采用 PAM4 DSP 或 PAM4 CDR 是這場技術成功的關鍵?,F在我們大體上看,VCSEL 的短距離采用 PAM4 技術+模擬CDR完全可行,長距離采用EML 技術+PAM4(DSP)也是可行的技術路徑。第三個可能的路徑是 SILICON 技術+DML +模擬CDR .根據以上三種判定,我們認為在5G 高速網絡里面,如果我們不能成功引入SILCION技術,5G前傳就不適合引入PAM4技術。而在回傳領域,采用EML技術的 PAM4可行。有一個問題是成本的較量,就是到底在5G 回傳采用全相干技術還是部分添加 PAM4的長距離產品,這當然多少取決于成本和鏈路距離。

           這里我們必須要討論一個原始的問題,到底是電復用還是光復用?5G 網絡的電復用結束采用更高速率,從 100G 到 200G 再到 400GG ,也可以采用空間的波分復用實現同樣的目標。假設5G 的應用不在乎機房的空間,采用 傳統的 NRZ 技術+密集波分復用無源技術+相干可以實現5G 回傳的既定目標,如果很在意部署的密度,則采用 PAM4技術+相干是一個解決。我們需要了解 PAM4 技術造成的時延是遠大于與NRZ技術的。這可能也會造成某些應用的風險。

           單波100G 技術是否可使用于5G 光傳輸網絡還是一個待解的難題。一般意義上好是暫時摒棄這個應用,留待更長期的技術觀察。

           5G 所定義的三種應用是有歧義的?;A的5G提速應用是基本可行的,可以普惠大多數人的基本目標。第二種應用涉及的自動駕駛,估計必須是一個自組網網絡,如果把這個網絡劃進龐大的5G 網絡,則應用復雜性相對巨大。龐大的規劃會造成延遲和冗余。此外自動駕駛大的風險是本地計算和傳感的精準性,至于采用哪一個網絡傳輸則取決于網絡的密集度和可靠性。5G 網絡的密集度匹配了這一應用目標,但是這一切是使用非常成熟的技術而非引入實驗。5G 的第三種應用萬物互聯本身和速率關系不大,也不需要龐大的帶寬,這種應用是一個高速區域網或行業網。因此5G 網絡只需要留一個高速接口就可以。關于萬物互聯人們還需要理解其必要度,當機器和機器獨立成為一個王國,人類其實是被排斥存在的。這一層的應用還為時太早,我們還不能理解這一層的現實含義。

           瑞泰(威海)電子科技有限公司5G光承載網如果想承載人類一切事物,5G 網絡就必須規劃大量本地的數據中心。運營商當然有這個條件和基礎。但是我們一定要理解到,5G網絡作為一個物理網路,不可能有互聯網的便捷性和管理的低成本。有一些技術工作者對5G的遙想超越了技術應用的現實性和成果。硬塞進某些自以為先進的技術與實現5G目標沒有聯系。 回到光網絡自身,它所要實現的就是密度和速度,以及帶寬的可分配。我們大體上看,5G 網絡的eMBB應用就是一場速度之戰,我們要做的工作就是盡可能提升終端可使用的帶寬,這個網絡不可能做到非常嚴謹。而5G 的 uRLLC網絡需要5G 的高速帶寬接口和網絡帶寬的靈活可分配,這基本上要使用OTN技術。mMTC的應用涉及到萬物改造,萬物互聯更多是基于本地云和公有云的組網,其傳輸性和5G 無關。

    瑞泰(威海)電子

    上一篇:沒有了
    下一篇:單模光模塊VS多模光模塊2020-12-25

    瑞泰(威海)電子科技有限公司

    公司地址:山東省威海市臨港經濟技術開發區金華北路中歐產業園3號樓 


    聲明:在瀏覽本網站前,請您務必閱讀并理解本聲明。部分圖片和文字源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yw尤物av无码国产在线看麻豆

    <p id="671v1"></p><td id="671v1"><ruby id="671v1"><b id="671v1"></b></ruby></td>
  • <p id="671v1"><strong id="671v1"><xmp id="671v1"></xmp></strong></p>

    <table id="671v1"></table>